230_100px;
NEWS
新聞資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新聞資訊>律界動態
暴力“懲戒”觸碰法律底線
來源:民主與法制時報 作者:民主與法制時報 更新于:2020/5/19 10:42:32 閱讀:

近日,《新京報》等媒體報道稱,化名蘇星的女孩被迫參加“大愛無疆”游學營并遭受“懲戒”。蘇星系躁郁癥患者,在父母逼迫下參加了特訓營,但在該特訓營懲戒被視為一種家風和家規,且懲罰手段極為嚴厲和殘酷。這導致其與家人關系更僵化。此類事件曾多次見諸報端,影響較大的有2015年媒體報道的“重慶15歲少年慘死特訓營”等。姑且不論單通過暴力手段能否徹底解決問題,僅從法律層面來看,其行為也多觸碰法律底線,損害青少年合法權益。

從合法性角度考量,特訓營涉及諸多法律監管問題。第一,應當明確特訓營等教育機構的審批監管權限。根據媒體報道來看,組織特訓營要收取高額費用,但面對諸多教育機構及其組織的特訓營活動,教育行政部門、市場監督部門等尚缺乏明確的管理權限。盡管教育機構的設立要經過教育行政部門和市場監督部門的審批,但對于類似特訓之類的教育內容并沒有相應審查要求,其審批標準過于寬泛,無法對特訓營這種形式的教育形成良好的事前監管,從而在一定程度上造成特訓營培訓存在多種任意操作的情形。第二,應當明確特訓營等教育機構的執法監管權限。相比于審批監管權限,執法監管權限更強調對特訓營等教育機構的事中事后監督。教育行政部門和市場監督部門等的主要執法權限在于辦學內容和主要形式與其登記審批內容是否一致,對于具體的教育手段和開展的時間地點等并未有明確限制。這造成了監管部門在執法監管層面的困難。特訓營等教育機構通常以異地封閉教育的形式規避監管,但教學形式并不在現有登記法規的限制范圍內。因此,應當從執法監管權限入手,進一步規范培訓營等教育機構的培訓地點、培訓形式等要求,從而保證事中事后的有效監督。第三,不同行政部門應在各自監管權限內全面履職。由于開辦特訓營的教育機構具有教育、商業雙重屬性,因此其不僅要接受教育行政部門的監管,還要接受市場監督部門、民政部門以及社會保障部門的監管。存在多重監管情形下,應當明確不同監管部門的具體監管權限。這樣,既可以避免多重監管的情形發生,又可以避免監管真空。

從保護青少年合法權益角度看,這類特訓營反映的問題表明:第一,應完善現有青少年合法權益保護立法體系。從現有立法來看,憲法、刑法、刑事訴訟法、民法總則、未成年人保護法等均明確了未成年人合法利益的保護機制,也明確了大部分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應承擔的法律責任。但有的未成年人合法權益保護機制規定比較籠統。例如對于虐待未成年人的相關行為,我國刑法虐待罪僅將犯罪主體界定為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員,而對采取暴力的教育機構并沒有明確規定,教育法等對特訓營等教育機構也沒有明確約束。第二,應當加強未成年人保護的執法力度和執法頻次。為有效約束和控制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權益事件頻發,相關法律規范的懲罰幅度應予以適當調整,以保證相對嚴懲的高壓態勢。相關執法機關執法的過程中,也應當根據不同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具體情節和背景,相對嚴格地實施自由裁量權,以此保證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行為能夠得到嚴厲懲處。第三,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保護需要全社會協作。未成年人的法律保護,不僅僅是立法機關和執法機關的責任,同時也是全社會的責任。就上述特訓營事件而言,相應未成年人家長難辭其咎,根據媒體報道可見,未成年人之所以會參加這種特訓營大多是在其家長威逼利誘之下完成的。因此,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家長應擔負相應責任。同時,很多家庭之所以愿意付出高昂的成本參加暴力特訓營,還跟社會組織和民政部門的介入不足有關。因此,解決暴力特訓營問題需要全社會的協助。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甘肅同心律師事務所 隴ICP備05002834號 設計制作 宏點網絡
炒股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