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_100px;
NEWS
新聞資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新聞資訊>律界動態
全國人大決定有充分憲法法律依據
來源:中國長安網 作者:中國長安網 更新于:2020/5/26 11:44:49 閱讀:

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正在審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這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堅決維護憲法和基本法確定的憲制秩序作出的制度安排,體現出中央在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方面的歷史擔當。

維護國家安全,中央負有最大和最終責任

2019年,“修例風波”在香港驟然掀起,街頭的火光、黑衣暴徒的肆虐、刺眼的“港獨”旗幟、內外勢力的勾結、港版“顏色革命”的魅影……在提醒涉港國家安全立法已是迫在眉睫,刻不容緩。

2019年10月31日,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公報中短短一段話內涵深刻:“必須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實行管治,維護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

對黑色暴恐憤恨不已的香港各界愛國愛港人士備受鼓舞,他們紛紛作出回應,認為“修例風波”暴露出香港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存在法律制度漏洞和執行機制缺失,必須修復和彌補。

愛國愛港的香港法律界人士對耽擱已久的國家安全立法在香港落實最為關心。對于決定草案,多名香港法律界人士認為,中央對維護國家安全負有最大和最終的責任。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規定不改變國家安全立法屬于中央事權的屬性,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也并不因為這一規定而喪失在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方面應當行使的權力和應當履行的責任。

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召開前夕,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香港中律協創會會長陳曼琪進京前向記者介紹,她向大會提交的建議就是要求全國人大直接將國家安全法律引入香港。

陳曼琪說,盡管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自行立法禁止七類危害國家安全的罪行,但此項授權并不影響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和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建立、完善和監察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以及全面監督憲法及基本法在香港實施的凌駕性權力。

針對香港和西方某些人稱,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需要香港立法會和香港特區政府“批準”的說法,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梁美芬說,這些說法要么沒看懂基本法,要么是故意混淆。基本法第十八條第三款清清楚楚寫的是“征詢”,也就是征求意見,不是必須征得“批準”。

她舉例說,當初列入基本法附件三、需要在香港實施的全國性法律只有6部,現在已有13部。這些新列入的全國性法律都是經過“征詢”程序后實施的,并不需要得到香港的“批準”。

她還說,也不應該把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立法和執法體系構建等同于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即使從香港基本法現有的維護國家安全的規定看,也不局限于基本法第二十三條。例如,基本法第十四條規定,“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管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防務”,擔負保衛香港特別行政區國土安全的重任;再如,基本法第十八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宣布戰爭狀態或因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發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可發布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這些都是中央行使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權力的重要體現。

補安全短板,全國人大決定有充分的憲法法律依據

2020年4月15日,尚在嚴密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緊張氣氛中,第五個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到來了。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有關香港要補上國家安全這塊短板、決不能讓香港成為國家安全風險口的講話,引發不少香港人士的共鳴。

香港法律界人士認為,此次全國人大有關決定就是補短板的關鍵一環,有充分的憲法法律依據。

香港特區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認為,決定草案是全國人大根據憲法有關規定作出的,有充分的法律依據,這是不言而喻的。

“基本法是基于我們國家憲法第三十一條衍生的,國家的最高權力機關全國人大絕對有權力為香港立法,這是單一制國家的一個特色。”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再出發大聯盟”副秘書長黃英豪律師說,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有權力也有責任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需要繼續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包括制定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有關的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構建有關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

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研究會會員朱家健說,憲法第三十一條規定,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法律規定。從根本上講,全國人大作出有關決定,也是以法律規定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制度的一種方式。從立法實踐看,全國人大的決定有的承載立法功能,有的僅就單一的重大事項作出決斷,都具有最高的權威和法律效力。這次全國人大作出有關決定,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就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制定相關法律,就是依照憲法行使這一權力,具有堅實的法律基礎。

“有人說,基本法第十八條第三款同時規定‘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于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規定不屬于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范圍的法律’。”陳曼琪說,“但是國安法顧名思義,乃是涉及國家安全方面的法律,顯然不能單純視作特區自治范圍內的事務,所以按照基本法第十八條的規定引入國安法,并不違憲。”

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原副院長顧敏康說,香港反對派把在香港建立健全維護國家安全法律制度宣傳成洪水猛獸,但從國際上看,國家安全立法最多、最復雜、最全面的是美國。美國還把國內法延伸到其他國家搞“長臂管轄”,而反對派對此不置一詞,相反還主動要求美國制定法案干涉香港,這就是典型的雙重標準。

梁美芬說:“我有十個字送給反對派,‘法律政治化,政治法律化’。他們用法律語言把政治目的包裝起來,迷惑世人,魚目混珠。”

填補安全漏洞,全國人大有權行使監督權

香港法律界人士認為,決定草案是對基本法實施行使監督權的體現。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有權監督憲法的實施,有責任確保根據憲法制定的香港基本法得到全面準確貫徹實施。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存在法律制度漏洞和執行機制缺失,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有權力有責任采取適當辦法予以填補,彌補有關缺失。

“香港現在已有叛國罪、煽動罪,也有間諜罪、竊取官方機密罪,但其余如分裂國家、顛覆等罪行則未有包含在內。”葉劉淑儀舉例說,“近幾個月來有人宣布‘獨立’、聲稱組織‘臨時政府’;有些要求解散警隊,然后解散政府。那些行為其實是有推翻政府的色彩。但現行法例沒有顛覆、分裂國家罪,就難以處理這些煽動、策劃的行動。”

有人認為,香港有很多英國人留下的法律應對叛亂、暴動等罪行,國家安全立法沒必要。對此梁美芬反駁說,“其實漏洞多得很”。她以資金進出為例,香港對洗錢罪很重視,有相關法條,監控很嚴。但對顛覆國家、勾結外國勢力的資金進出就缺乏法律規管,也就不能監管。“‘修例風波’中暴徒的資金怎么來的?這個漏洞不應該補上嗎?”

香港法律界人士強調,全國人大有關決定以及全國人大常委會下一步有關立法是從國家層面就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作出的制度安排,沒有取代或廢除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規定。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規定繼續有效。”梁美芬說,“香港特別行政區仍需盡早完成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規定的立法責任。”

葉劉淑儀也認為,決定草案與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規定并行不悖,并沒有取代、排斥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規定的香港特別行政區自行立法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和法律義務,香港特別行政區仍然應當盡早完成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任務。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甘肅同心律師事務所 隴ICP備05002834號 設計制作 宏點網絡
炒股视频